妖魔

原创/《对话》(一)

水仙预警,超短篇合集预警,(没有详细接触和介绍的)庞大背景观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这是一个由he小世界和be小世界组成的世界,可以算是架空,没有魔法修真之类的内容,但可能会涉及到科幻空间理论.
**he世界并不是全是完美结局,只是从大体来看算he,反之亦然.
***有时间我会画画我的两个人设.
****可能会三观不正.
----
        她于噩梦中醒来,在一场崭新的噩梦中挣扎,∞。
                                                                            ——题记
    我的弟弟失踪了,去了世界核心。
    我知道那是什么,一个圆圈状的通明圈包裹着的一小部分地方,那里的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控制着这里和那里,让他们在莫比乌斯环的两面踏步。
    我讨厌那里,我不想靠近那里,那里不仅是我痛苦的源头,是分离的缘由,更是悲哀的起点。
    但我必须去。
    “其实这不一定,是吧?”她咧开嘴,一个露齿笑——尽管我不觉得她有善意,但她的笑容把握的恰到好处,似乎真是个天真少女活泼开朗的笑容那般,“你不一定要去帮助那个男性,他在那里可比在你这里要滋润得多啊?如果是为了他好的话,为什么不让他就这么——待在那里?”
    “他是我弟弟。亲生的,同父同母,我看着他出生,看着他活到现在。”我说,“我不能让他就这么送死,那里不是他能安全存活的地方。”
    “那么哪里是呢?”她盘起腿,把手放在下巴上,双眼微眯,“你的身边吗?一个麻烦制造者的附近?”她似是无趣又似是思索地拿惨白的手指摩挲着自己无什血色的嘴唇,“恕我直言不讳,那听起来真的不怎样。”
    “是的。”我咬牙切齿地回话,“你说的,完全,肯定,没问题。”
    “但是,我,他/妈/的,乐意。”

    思明兄,我视你为友,乃是视方思明此人为友,非是因万圣阁少阁主之身份而与你为友,亦非是其它,因而无需自愧与他人口中“邪道”有所来往,我信的是你的人品,而非万圣阁少主的人品。我身为正道,但助人随兴,尽力不伤人害人而不损己利益。天下事皆无对错,我只求自护,不求自清。望思明兄方是如此,无需顾及太多,自爱自护,自重自惜。你乃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什事如不嫌我可找我商讨。
    及:如有不妥,请指点。
                                                          ——程不承,华山书。

明侠/bl:《礼物》

  *大概会是超短篇,大概会一发完.少侠华山成男设定,姓名程成,字不承.
  *我也不知道是甜饼还是玻璃渣..有时间会自己写写这个少侠的人设XD!
  *少侠→→→→←方思明
  *可能会有occ..轻重我也不知道(闭嘴)
  *以上没问题的话,往下看↓↓!
————————
    方思明一直觉着华山都是极贫的,或者说,大部分江湖人都觉得华山没钱。四处欠债,穿着身单薄得如同夏装的衣服在天寒地冻的门派内溜达,抖着身子,身体差的会时不时打个喷嚏这些,早已成为他人眼中华山弟子的标准形象。
    但他又恼了,进来有位名曰程不承的少侠总是纠缠自己,送些或大或小,或稀或常的物什来,诚心自问,他并不厌恶有人亲近,但警惕已磨到骨子里,更何况,那青年是名华山,与万圣阁极不对头的华山。
    而现下,那名与万圣阁极不对头的华山的男弟子正在和万圣阁的少阁主喝着屠苏酒,谈天。
    对方和自己聊着些闲暇时间听来的趣事,语气是欢快的。如夏日阳光般耀眼,他轻酌一口时恍惚想到这么句话。
    对方眉眼神色中尽是轻松和欢乐,这是他先前从未见过的,同时也是先前未曾肖想过的。他没想过自己能和任何正义之士平静地交流,也没能想过与正义之士成为……朋友。
    “思明兄?”对方试探地朝他发话,带着疑惑和担忧,“你无事罢?”
    “无妨,”方思明道,“你无需上心。”
    程成沉默了些许时间,也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神游,半晌,他却只是笑道:“那可好。”话语略微停顿,又很快衔上了之前的语句,“近来少了钱财,也在一山上采着了这状似牡丹的粉色花朵,我就把这花给方兄吧,也权当是心意。”他的手中攥着的花正盛放,与这春日佳景倒是颇配。
    方思明看见这花的样式,饮酒的动作停了停,因为这花,是木芙蓉。他问道:“你可知这花含义?”见对方摇头,眼中迷茫依旧,他也避开不说,“那你便无需知道。”
    程成见他欲离开,也没说话,低着头看着自己杯中仍余的酒液,但对方离开段距离后,他匆匆冲出,急促喊道:“这是我跟方兄的友谊之证——”
    方思明觉得对方的话像笑话,但他没说话,他知道自己对对方有好感,但好感的类型他不曾明了,也不敢妄下定言。
    下回和他见面时问清吧,方思明如是想。